农村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

《航空大亨》初战成绩不错,张锐认为那时《航空大亨》的收入已经可以养的起一个团队了,于是张锐和田园、王宇辉3人开始琢磨扩大团队规模,2011春节前他们三人共同出资在三元桥附近时间国际公寓楼里租了60平的2个小房间用来做办公室,月租6000元,用张锐的话说那时候每月花6000元租房子还是件“挺奢侈的事儿”。农村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

爱摆地摊网为大家提供最新的摆摊创业资讯,目前已有一千多人通过站长获得属于自己的创业小生意,如果您也需要请加站长微信:13227725015

张锐总结经验“我觉得还是我们的软件本身吸引力不足,这是它后来不行的主因。”农村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张锐自己总结的原因是:“手机游戏行业整体大环境不佳”,彼时手机游戏行业最主要的商业模式是CP+SP+运营商,CP开发出来的游戏给SP,SP放到运营商的商店里去卖,运营商通过扣用户话费的形式收钱,再将收益返给SP,“由于SP的门槛很高,我们一般只能做CP,而运营商对SP考核只在于量,所以SP对于CP的考核也只在量,你这东西做好做坏它们不关心,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交出一定数量的产品出来就行”,张锐觉得按照这样的模式去做手机游戏,第一会做的很辛苦,第二做出来的全是垃圾产品。这样的局面在2008年7月苹果推出应用商店App Store后彻底被颠覆。说到苹果App Store的面世张锐显得有点激动“APP Store出来后我发现整个模式都变了,在这个商业模式里SP不存在,运营商也不存在,支付和结算都是通过itunes的id,钱是给苹果的,不是给运营商的,苹果掌握了整个商业环境,既掌握了渠道又掌握了支付,但是他掌握这2个东西之后,他没有封闭起来,而是开放的,任何人只要花99美元就可以到这个环境里来将自己的产品直接交给消费者,然后苹果从中间收取一定的费用,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了,我就不需要管运营商了,不需要求SP了,我只要把产品放在App Store里,让消费者自己去看,整个行业都变的开放了”。自己做产品和给别人做产品是完全不一样的,没别人给你定时限,张锐3人就自己给自己划定了个时间点:2011年1月1日那天不管游戏做成什么样都必须提交给苹果上线。“我们5月份准备,7月份人员齐备正式开始做,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手机游戏开周期。”制作《游戏月刊》的经验,让张锐觉得组建一个稳定的创业团队很重要,很快他就联系到了在GLu的两个同事田园和王宇辉,这两人都是《游戏月刊》6人临时团队成员,3个人在国贸万达的星巴克碰了个面,这件事就正式敲定了。张锐坦陈,王宇辉的离开的确给追梦创游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不过也帮助追梦创游解决了一些原本就存在的问题。如今,追梦创游已经从公寓楼搬到了商务楼,办公面积也从之前的60平变成230平,在这里年龄最大的员工是79年的,最小的88年。张锐说现在能放出去的工作尽量放出去让别人做,没找到的人的工作他就顶着,包括公司里的一些日常杂事等。

小本创业开什么店好张锐他们当时的想法是希望在过年前招的人能把这2个小房间装满,那个时候《航空大亨》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十几万,不久后,在苹果App Store上中国区排名也闯进了前十。自己做产品和给别人做产品是完全不一样的,没别人给你定时限,张锐3人就自己给自己划定了个时间点:2011年1月1日那天不管游戏做成什么样都必须提交给苹果上线。“我们5月份准备,7月份人员齐备正式开始做,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手机游戏开周期。”这样的局面在2008年7月苹果推出应用商店App Store后彻底被颠覆。说到苹果App Store的面世张锐显得有点激动“APP Store出来后我发现整个模式都变了,在这个商业模式里SP不存在,运营商也不存在,支付和结算都是通过itunes的id,钱是给苹果的,不是给运营商的,苹果掌握了整个商业环境,既掌握了渠道又掌握了支付,但是他掌握这2个东西之后,他没有封闭起来,而是开放的,任何人只要花99美元就可以到这个环境里来将自己的产品直接交给消费者,然后苹果从中间收取一定的费用,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了,我就不需要管运营商了,不需要求SP了,我只要把产品放在App Store里,让消费者自己去看,整个行业都变的开放了”。3个人将办公的地点从张锐租住的地方搬到新地方后就开始正式招兵买马了,招来的新成员基本都是各自熟悉的人,或是同事或是经朋友介绍的。困惑:从技术转型管理几个月之后由于产品没有新增下载用户,加上部分老用户的怨气,张锐和他的团队扛不住了,“没有新用户我们就没有收入,而且这个模式没有带来我们想象中的老用户的追捧,更新好了他们也不会跟别人宣传,但是如果更新不及时或质量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会骂,而且骂的还挺狠,所以我们就很难受,而且当时整个团队也比较疲惫。”,4个月后张锐停掉了《游戏月刊》的更新,这个6人的临时团队也被解散。

《游戏月刊》为张锐带来了总共超过5000美金的收入,他至今还记得产品正式上线那天,他做到电脑前盯着看排名的情景,“看着它一个个超过其他大作觉得很兴奋。”。他的第一个产品是一款叫做《游戏月刊》的APP,这是一个类似于定期刊物形式的游戏应用,灵感来源于当时很火的一款叫做Gamebox的APP应用,张锐称Gamebox将20多款游戏打包在一起,用户花0.99元就可以玩到这全部20多款的游戏,而张锐的《游戏月刊》里只有一款游戏,每个月点击更新就变成另一款游戏,“其实等于你花0.99美元就可以每个月都能玩到一款全新的游戏”,由于创意新颖,《游戏月刊》得到了苹果官方推荐,第一天获得了1500多下载量,并冲进了美国付费下载的第50名。不过,在推荐榜和热门榜各呆了一周下来后,《游戏月刊》的下载量日渐稀少,直至再也没有新增下载。困惑:从技术转型管理张锐自己总结的原因是:“手机游戏行业整体大环境不佳”,彼时手机游戏行业最主要的商业模式是CP+SP+运营商,CP开发出来的游戏给SP,SP放到运营商的商店里去卖,运营商通过扣用户话费的形式收钱,再将收益返给SP,“由于SP的门槛很高,我们一般只能做CP,而运营商对SP考核只在于量,所以SP对于CP的考核也只在量,你这东西做好做坏它们不关心,只要在规定的时间里交出一定数量的产品出来就行”,张锐觉得按照这样的模式去做手机游戏,第一会做的很辛苦,第二做出来的全是垃圾产品。困惑:从技术转型管理和张锐一起做这款应用的一共有6个人,这些人都是张锐之前Gameloft和Glu的同事,他们平常各自上各自的班,周末去张锐租住的地方一起研究开发《游戏月刊》,大家都是自愿性质,张锐也不给他们发工资。困惑:从技术转型管理几个月之后由于产品没有新增下载用户,加上部分老用户的怨气,张锐和他的团队扛不住了,“没有新用户我们就没有收入,而且这个模式没有带来我们想象中的老用户的追捧,更新好了他们也不会跟别人宣传,但是如果更新不及时或质量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会骂,而且骂的还挺狠,所以我们就很难受,而且当时整个团队也比较疲惫。”,4个月后张锐停掉了《游戏月刊》的更新,这个6人的临时团队也被解散。2010年1月份张锐果断辞职离开GLu,花3000元在北京三元桥附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一间房办公,一间房睡觉,正式开始了他的创业之旅。